当前位置:首页 >>  学院历史

1998年浙江大学与原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和浙江医科大学合并,组成新的浙江大学。次年学校决定以原浙医大药学院为基础,建立新的浙大药学院。其实在1944-1952年间浙江大学就有一个药学系,只是由于存在时间不长,致使大家不知其详。朱谱强与章元沛分别于1944-1949年期间与1947-1952年期间就读于浙江大学药学系。将两人的在系时间合在一起,正好涵盖了其由初创到结束的全过程。为存史实,现为略述之。

 

 1.创办缘起

1943年我国的抗日战争已进入第六个年头。虽然日本帝国主义已逐渐露出败象,然而中国人民的苦难仍无稍减。除了战乱的直接摧残以外,霍乱、痢疾、疟疾、结核等多种疾病的流行也对大后方的人民构成莫大威胁。当时在国外磺胺类药物已普遍用于临床治疗,青霉素也已问世,但对我国的一般群众而言,皆属不可企及的奢侈品。于是有识之士呼吁应加速培养我国自己的药学人才,发展民族制药工业。浙大校长竺可桢与理学院院长胡刚复等乃起而响应,有在浙大增设药学系的考虑。他们深知当时已在生物系的生理学教授孙宗彭先生曾在美国施贵宝药厂(Squibb & Sons,ER)从事研究工作,对药学科学素有了解,对药学教育更具卓见,足以承担筹建药学系之任。于是就向教育部提出在浙大理学院增设药学系的申请。获准以后,浙大贵州湄潭分部中开始出现了一个药学系办公室。

 

 2.九年沿革

 1943年秋孙宗彭先生开始其药学系的筹建工作。他按照国外药学科学的发展趋势,结合国内实际,高标准、严要求地确定培养目标,制订教学计划,延聘教师,筹措经费,真是千头万绪!孙先生认为浙大药学系的培养目标应为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际工作能力的高素质药学人才,而非一般的药剂师;学生须在打好扎实的理学基础以后再来学习医药专业课。他在教育计划中纳入了比一般药学院校为多的理学基础课和外语课,故将学习时间定为5年。由于当时国民党政府下达的开办费用十分有限,孙先生又千方百计向国外筹措资金,以便购买必要的仪器设备。1944年秋季药学系招收首届新生。当时系中仅有孙先生1名专职教师,但这倒并没有妨碍学生的教学质量,因为药学系有以师资力量雄厚著称的浙大理学院为依托,一、二年级数理化生物等课程都是和有关各系合班上课的,反而使学生的基础打得更加扎实。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不久药理学教授张耀德先生到系。1946年浙大由贵州迁回杭州,药学系有了更好的发展机遇。当年来了生药学教授刘宝善先生,次年又来了药剂学教授顾学裘先生。药物化学课则由原来已在浙大化学系,对此素有专长的张其楷教授执教。专业课的开设问题次第解决。前几年孙先生向国外订购的仪器设备和化学试剂陆续运到,专业实验室逐一设置,教学条件得到改善。1949年5月迎来了杭州解放,首届学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当年秋顾学裘先生调浙江医学院(即浙江医科大学前身),许植方先生和王秩福先生到系,承担植物化学和药物分析的教学工作。1951年春楼之岑先生到系,承担药剂学的教学工作。1952年全国高校实行院系调整,浙大转型为单一的工科大学,药学系因而停办。未毕业的学生转到上海医学院药学系续读,教师大多随同调至上海医学院,少数转到军事医学科学院等单位工作。

 

 3.教师阵容

    孙宗彭(1895~1972) 东南大学生物系毕业,美国Pennsylvania大学哲学博士。曾任美国Squibb药厂研究员和中央大学生物系主任等职,为我国老一辈的生理学和药理学家。1943年接受建系任务后,精心擘画,惨淡经营,对药学系的贡献最多。他爱系如家,爱生如子,受到全系师生的爱戴。1952年院系调整后先去上海医学院,后在复旦大学任教。

    张其楷(1912~1995) 中央大学化学系毕业,德国Münster大学哲学博士,我国著名的药物化学家。在浙大时虽身为化学系教授,但药学系一至六届学生的药物化学课皆由其亲授。教学工作严肃认真,教学内容充实新颖,使学生获益良多。院系调整后去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对军事医学科学有突出贡献,多次获得军队和国家的殊奖。

 刘宝善(1896~1991) 东南大学生物系毕业,在植物分类和中药学方面有特殊造诣。来浙大前曾在国立药专任教。药学系一至六届学生的生药学皆由其执教。院系调整后去军事医学科学院从事科学研究。

    张耀德(1906~1998) 齐鲁大学医学院毕业,为我国老一辈的药理学家。1945~1947年期间在系执教药理学,后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从事麻风病化疗之研究。

    顾学裘(1912~    ) 我国著名药剂学家。1947~1949年间在系执教药剂学,离系后先去浙江医学院药学系,后在沈阳药学院任教。

    许植方(1894~1983) 我国老一辈植物化学家。1949~1952年期间在系执教植物化学与药物分析,后去上海医学院药学系任教。

    楼之岑(1920~1995) 我国著名生药学家,兼擅药剂学。1951年在系执教药剂学,后去北京医学院药学系任教。

    王登明(1919~1997)1946~1952年期间在系执教药剂学,后去上海医学院药学系任教。

    王秩福(1923~1970)1949~1952年期间在系执教药物分析,后去上海医学院药学系任教。

    此外李琼华、郑葆芬、戚文彬、张世宣、梅美珍、沈文照等先生也都先后参加过药学系的教学工作。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当年浙大药学系的学生不仅得到本系师长的栽培,也大大得益于近旁院系诸多名师的热心教导。其中关系最大者有化学系主任王璡、丁绪贤、王葆仁、杨士林等教授,生物系贝时璋、王凯基、胡长春、王曰玮等教授,医学院俞德章、沈善炯等教授。对日后学生的成才,他们同样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4.学生概况

    浙大药学系从1944年至1951年共招生8届。与理学院其他各系的情况相似,解放前的招生人数不多,5届约近30人。解放后招生人数扩大,3届共计60余人。前面5届是浙大毕业的,后面3届院系调整后在上海医学院毕业。第一届和第二届读的是5年制,从第二届起改为4年制。第六届因第一个五年计划执行在即,国家急需人才,教育部指示在3年半内读完全部课程。故而他们是在浙大读了3年,再到上海医学院续读半年后毕业的。

    至于学生毕业后的去向,前面5届绝大部分都到科研院所与高等院校充当科研人员与教师。以后就业面有所扩大,也有分配到药政管理部门、制药厂和其他单位的。由于在校时基础课读得扎实,知识面较宽,他们都有很强的适应力,往往3~5年后就成为所在单位的骨干力量,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贡献。现在大都事业有成,获得教授、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等职称。其中因特殊建树而受到各级政府奖励者颇不乏人,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有池志强、金国章和洪孟民3人。浙大药学系毕业生的人数不多,但是在学术界的影响倒也不小。

    浙大药学系诞生于抗战后期的黔北小城湄潭。当时的物质条件极差,但师生们都有一股刻苦自励、勤奋好学、不畏艰险的精神。回到杭州后虽然环境有所改变,但此种优良传统仍得以代代相传。直到现在,系友们皆能体会此种艰苦创业的精神与实事求是的作风实为终生受用的力量源泉与事业成功的根本保证。

    当年浙大药学系的学生不仅学习认真,而且爱国热情很高。在抗战后期与解放前夕的历次爱国民主斗争中,皆不后人。学生中的地下党员吴大信、池志强等更是运动中的带头人。同学们的课外生活也很丰富,不少人参加校内的进步文艺社团。他们还与当时同在杭州的浙江医学院药学系和齐鲁大学药学系的同学一起搞联欢活动。

由于早年在校时结下了深厚友谊,浙大药学系同学走出校门之后依旧不断联系,互爱互助。他们还有一张断断续续复印寄递的《浙大药学系系友消息画报》哩!

 

自从浙大停办药学系迄今,已有半个世纪了。现在浙江大学重新有了药学院,论其规模、师资和设备等,皆远胜于昔,正在按着宏伟的蓝图向前迈进。如果今天的读者能从上面叙述的历史情况中找到一些可供思考或借鉴的东西,则本文作者将不胜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