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抒怀 >> 详细
浙江康恩贝基团董事长胡季强校友访专访
[来源]:宣传办公室 [作者]: [日期]:2013-04-24 [访问次数]:22563

        2013年4月19日下午,笔者跟随药学院党委书记娄小娥、院党政办汪一峰老师、张莹莹老师来到了位于滨江区的康恩贝大楼。药学院82级院友、康恩贝基团董事长胡季强在他的办公室接待了我们。这位82届的师兄一点都没有想象中“大老板”的架子,待人随和自然,谈吐中时而体现出几分深刻,几分睿智。

 

笔者:非常难得,今天有机会对您进行访谈。今年是药学院百年院庆,所以首先特别想请胡总回忆以下当年在学校的一些情况。大学四年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令人怀念的,您在药学院度过的四年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胡季强(以下简称“胡”):78年到82年,那个年代的我们跟你们完全不一样,我们把考大学当成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一个手段,谋生的手段。在学校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到学校的第一堂课。第一堂课是当年浙医大的校长王季午亲自给我们上课。浙医大以医为主,医和药总体上都是为了人类的健康。他当时上课的核心就是,要做好医生、药师,首先要学会做人。做一个真正诚信的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后来,我从学校出来以后,在工作当中接触到的一位非常令人尊敬的领导,已经去世了,吴阶平,他告诉我,当医生首先是医有病的人,而不是医病。意思就是要把病人首先当成一个人来看,而不是简单地当成一个物去看毛病,否则就变成了机器坏了去修机器,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些东西给我在后面的成长过程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学校(的任务)是教书育人,浙大的精神叫“求是创新”,“求是”其实就是教育你怎么成为一个真诚的人。

 

笔者:恩,您说的很对。我在看您的经历时,最让我特别佩服的是,您工作没几年就成为厂长。我想,当时的您和我们现在年纪相仿,您当时应当也是刚大学毕业初涉社会不太深,不知道您当时走上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有没有觉得忐忑?当时是什么样的感觉?

 

胡:有一句话叫,时势造英雄。当然我不是英雄。我们这些人,包括你们在内,要感谢的是一个时代。像我这样的,如果早生十年,肯定就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希望,也给愿意为国家、为社会做事情的年轻人提供了机会。而这个机会为什么会落到你的头上,你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去做,我觉得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第一是你本身的努力,机会出现的时候不是谁都可以抓住的。为什么会让一个24岁的人当厂长?我想不是真的是因为有几条杠杆要选择这样一个人来做厂长,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我到这个单位两年多的时间,给单位的职工、同事、领导以及单位主管的部门领导留下了勤勉工作、认真做事的印象。这个印象使得当标准、机会来的时候,他们认定,我可能可以干这件事情。其实,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从学校出来过两年半就可以去当厂长,当然是非常地忐忑不安。但既然历史把这份责任交给你了,你就要担起这个担子。所以,忐忑没用。你只有认真去做,努力把工作做好。

也真是这样的。这个企业从我开始当厂长以来,一直都还是在健康地发展,直到现在成为浙江省乃至全国同行业当中比较领先的企业。而有很多的企业,曾经比我们这个厂子大得多,现在都很少看得到了。至少从这一点来讲,我在这当中,还是一直按照承担责任的要求去做,并且努力做到。

 

笔者:这种发展是否和当年较早地从厂跨越到“康恩贝制药企业”的体制企业化有关?

 

胡:那是和每一步的变革,技术创新、市场创新、机制创新密切相关的。因为我们所处的年代刚好是中国从政治到经济、从农村到城市改革的过程。如何去把握机会,使企业抓住每一个改革发展的机会,顺应外部环境的变化,顺应市场的变化,顺势发展。

我们经历了外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度过程。中国原来医药行业是国家统管,是计划经济的体制。这一过渡过程当中,好多企业适应不了,濒临困境。康恩贝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从原来只有一个企业发展到现在拥有11个药品生产许可、6个药物流通许可证。我毕业实习的原金华最大的药厂,叫“金华制药厂”。1982年4月到7月,我们有6个同学在这个厂里实习,我和曾苏老师是一个小组。毕业的时候,厂里的党委书记、厂长跑到学校,希望把我们两个人分配到厂里去。因为去的6个学生当中,我们两个是工作最认真的。但是,由于当时毕业生是计划分配,没有名额到金华去,所以我们后来就到了兰溪,到了康恩贝前身的这个药厂,曾苏老师是去了厂管煤矿医院。我们都没去成(金华制药厂)。到了1996年,当金华制药厂濒临困境的时候,金华市决定将这个企业公开出让,通过市场竞争的手段,谁有能力经营好这个企业,就交给谁。当年我们是一个很小的药厂,金华制药厂是个很大的药厂,但我们决定去收购这家企业。

在那么多的企业中,有四家企业竞争,(同我们)竞争的企业实力也很强。但是最后评委会打分时康恩贝最高。除了康恩贝解救企业的方案以及康恩贝的形象可能比其他企业好以外,很重要的因素是,金华制药厂的领导相信,当年那么认真做事的胡季强,有能力把这个企业经营好。

他们的判断当然是正确的。金华市委市政府最后的决定,也是正确的。他们把这个企业交给了康恩贝。现在这个药厂经过康恩贝的经营,又重新成为金华市医药行业的老大,是金华市本级(包括两个开发区两个城区)所有工业企业中,利润和税收的第一。这说明当年的选择没错,那个直觉也没错。他们职工的直觉就来自于1982年3个多月的实习给他们留下的印象。

所以,在人生过程当中,每一个时点、每一个行为的努力,都可能在不经意当中给你带来意外的收获。它有价值。

你们可以去采访曾苏老师,问他当时我们两个人是怎么在那里做实验的。

 

笔者:恩,一定要和他交流一下

 

胡:(笑)

 

笔者:那您是如何培养对市场定位的感觉和能力的呢?

 

胡:(笑)。研发也好,做技术工作也好,做市场也好,都要有这样一个意识。当你去确定一个研究项目的时候,想要这个项目有更多的成功机会,那你一定要寻找跟目前在市场上已经有的东西的差异性。假如说没有差异性,你就很难在商业化的过程中获得成功。

我举个例子。我们当年和现在的浙江医科院合作,发现蜂花粉有比较强的抗炎、护肝作用,还有较好的治疗萎缩性胃炎的作用。当时医科院药理学的教授认为拿来治疗乙肝最好,又有营养价值,又能部分的阳转阴,能把乙肝的损害指标GTP(谷氨酰转肽酶)很快地降下来。但是我当时反对。因为关键问题是,你和市场在卖的其他产品,差异在哪里?护肝类药80年代就非常多了,把这个产品做成护肝类药的前景不会太好。

后来,我建议说,我们找一个冷门。1984年,瑞典皇家科学院下属一个医院研究出花粉可以治疗前列腺疾病。我们也通过实验在狗身上证实了这一点,所以我就建议把前列腺疾病作为适应症。当时国际国内真正治疗前列腺的有效药很少。前列腺增生是雄性激素分泌紊乱造成的,主要治疗方法是用雌性激素对抗。这种方法的主要问题就是男人女性化,男人的生理功能受到很大影响。所以一般都是手术治疗为主。而前列康面世以后,中轻度前列腺增生的病人就可以通过保守疗法治疗,不需要手术就缓解症状。这样一个方向定位出来,经过临床研究证实有效,媒体一报道,连国外都说,这是找到了一条非手术治疗前列腺增生的路径,当时马上就引起社会轰动。这个产品85年研发成功上市,86年就拿了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87年拿了一个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另外还拿了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现在没有三等奖了,当年还是有三等奖。

所以,研究的时候就要找准一个市场地位。如果真的定位成乙肝类药,老早就销声匿迹了。前列康现在是国家基本药物,在非处方药市场,在中小医院基本药物市场,这个药没有人能替代它,价格便宜,疗效确切。

 

笔者:今年也是学院的百年院庆,还希望大师兄给学院以及师生提出一些建议或者期许吧~

 

胡:在中国,浙大百年药学在中国是不是绝无仅有我不知道,但至少创办了一百年的药学教育是很少的。在中国药学界的这面旗帜,希望我们浙大药学院可以把它扛好,扛出品牌来,能够成为中国最好的药学教育之一。为此呢,我们也希望广大的校友能够支持药学院,让药学院办得更好。

对药学院的同学们来讲,我觉得一个学校也好、一个学院也好,她的影响力和发展,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我相信,我们药学院可以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学子,桃李满天下。他们的发展某种意义上也是学院的发展。希望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医药产业、医药科研领域能够听到更多来自浙大药学院的声音,希望更多同学们可以创造出好的科研成果,发明出好的新药,或者像我一样能够创办出好的制药企业。

 

采访结束后,胡总在与娄书记的攀谈中说,我现在愿意花时间去做一点与企业发展无关的事情,这只是在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

                                                     

文稿整理:药物制剂研究所刘璇

2013.4.19